in
当前位置:
“傍上”特斯拉 亚玛顿股价飙涨
来源: | 作者:simosolar009 | 发布时间: 2020-01-15 | 85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  在1月7日的“中国制造Model3首批社会车主交付仪式”上,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即兴来了一段“尬舞”。

  而在资本市场,不少上市公司也随之“起舞”。当天,亚玛顿(002623.SZ)出现涨停。此前,在1月6日,亚玛顿发布公告称,近年其已经成为特斯拉合格供应商,2019年开始逐步放量向特斯拉提供太阳能瓦片玻璃等。截至1月10日收盘,亚玛顿股价为35.20元/股,这与2019年11月29日收盘时的14.16元/股相比,上涨达21.04元/股。

  2020年1月8日,亚玛顿董秘刘芹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关于与特斯拉的具体合作,暂时保密,以公告发布为准。此外,公司在2020年会出售部分电站,并尝试通过其他融资方式减缓资金压力。

  业绩下滑

 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,刘芹向记者表示,主要是受限于原片供应。

  亚玛顿成立于2006年,并于2011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。目前,该公司逐渐形成了“光伏+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”双产业格局,业务涉及光伏减反玻璃、超薄双玻组件、光伏电站、电子玻璃及显示器系列产品。

  尽管最近股价飙涨,但近几年,亚玛顿的业绩并不乐观。即使在光伏市场飞速发展期,其行业竞争力也并不明显。

  2015~2018年,亚玛顿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.92亿元、13.96亿元、16.12亿元和15.30亿元,同比增长26.58%、27.81%、15.51%和-5.0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81.27万元、1919.55万元、-2299.16万元和7923.19万元,同比增长47.56%、-65.61%、-219.78%和444.61%。可以看出,2016~2017年,亚玛顿的业绩出现大幅下滑,并且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仍为-8798.15万元。亚玛顿方面预测,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0万元-1000万元,同比降幅87.38%~93.69%。

  从毛利率上看,2015~2019年上半年,亚玛顿的光伏玻璃产品毛利率分别为16.37%、10.33%、6.16%、7.34%和8.29%,整体呈下滑趋势。而相比信义玻璃、福莱特等同行企业,相差20%~30%。

 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,刘芹向记者表示,主要是受限于原片供应。不过,目前控股股东安徽凤阳的窑炉刚点火不久,将对公司有积极影响。

  对此,某光伏玻璃企业负责人也向记者介绍,2016年以来,由于上游玻璃原片企业逐步向配套深加工(最重要的加工环节为钢化和镀膜)延伸,亚玛顿的原片供应难以保障,同时竞争优势也并不明显,甚至被反噬了利润。“单纯光伏玻璃深加工环节,亚玛顿比较领先。”

  记者注意到,亚玛顿在2016年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上游原片玻璃的竞争压力。正如亚玛顿在2016年财报中阐述,随着光伏镀膜玻璃行业加速发展,许多原片供应商陆续推出光伏减反玻璃,未来市场竞争会日趋激烈。公司在业内的竞争优势可能逐渐削弱,同时激烈的市场竞争可能导致产品利润率下降。

  不过,亚玛顿并没有随之建立窑炉自产玻璃原片。记者发现,彼时亚玛顿在超薄玻璃产品基础上继续延伸,加大超薄双玻组件的市场开发,并通过自建电站项目进行示范和推广。

  “那时市场上做2.0mm超薄玻璃的企业并不多,我们引领了这个潮流。同时,彼时选择布局双玻组件,具有先发优势,可以看到2018年双面双玻组件在光伏市场开始呈现爆发之势。”刘芹告诉记者。

  不过,在上述某光伏玻璃企业负责人看来,彼时亚玛顿建设窑炉可能也并不具备条件。他解释,“玻璃窑炉行业有一定技术门槛,日常生产投入资金比较高、生产有连续性要求等,对于企业的资金是一个考验。”

  资料显示,2017年10月,亚玛顿控股股东常州亚玛顿科技有限公司决定拟投资50亿元在安徽凤阳建设原片生产基地。长达两年时间后,2019年12月13日,该基地举行了点火烤窑仪式。烤窑结束后,该窑炉将进入设备联合调试和试生产阶段。

  亚玛顿方面表示,这一方面保证了公司长期稳定的原片供应来源,使得公司的产能利用率和销量大幅提升;另一方面公司光电领域的市场竞争力将进一步加强,有利于提升公司整体实力。

  收缩下游业务

  为尽快回笼资金,减少债务及财务费用,亚玛顿出售相关光伏电站资产。

  “不管是做超薄双玻组件还是建设电站,公司都是为了推广我们(超)薄玻璃,目前随着公司产品认可度不断提升,也达到了公司预期目的。”刘芹表示。

  从财报上看,亚玛顿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逐渐开始开发光伏组件和电站业务。截至2019年上半年,亚玛顿光伏双玻组件和电站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2.87%和15.94%。

  不过,在向下游延伸电站的同时,亚玛顿的资金压力也在进一步增大。该公司曾在财报里表示,虽然光伏电站业务为公司带来稳定的投资回报,但是随着公司相关资产规模的扩大及国家补贴发放的延迟,公司的资金压力日益凸显。

  记者注意到,2017~2019年上半年,亚玛顿的货币资金分别为7.60亿元、6.06亿元、4.71亿元,而短期借款高达8.32亿元、6.17亿元、4.54亿元。可见,2017年和2018年,亚玛顿的货币资金并不能覆盖短期借款,2019年才有所改善。

  同时,随着电站规模的不断扩大,亚玛顿的融资规模、费用也随之增加。2017~2019年上半年,亚玛顿财务费用为6901.01万元、8557.32万元和3052.23万元,同比增加159.09%、23.98%和-24.11%。

  为尽快回笼资金,减少债务及财务费用,提高资产流动性,亚玛顿自从2017年开始出售光伏电站资产。

  2018年,亚玛顿通过股权转让方式,出售位于贵州兴义清水河70MW光伏发电项目、普安县楼下50MW农业光伏发电项目以及义龙新区新桥一期30MW农业光伏电站项目70%部分,取得投资收益8642.28万元。

  “2020年会继续出售电站。”刘芹告诉记者。此外,2019年12月9日,亚玛顿方面在投资者关系活动时表示,公司将逐步调整光伏业务发展战略规划,聚焦主业,优化业务结构。

  在收缩下游电站业务的同时,亚玛顿还不断推动电子玻璃及显示器系列产品的市场开拓,进一步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。不过记者也注意到,近几年,该业务的表现并不理想,目前仍在亏损。财报显示,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,亚玛顿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毛利率分别为-160.63%和-67.99%。

  对此,刘芹解释,该电子玻璃业务是公司未来重点布局的方向之一,目前通过市场前期推广已经形成一定的认可度。不过,该业务并没有形成较大规模,成本会比较高。

  主业和股价齐飞?

  包括亚玛顿在内的多家光伏企业股价纷纷涨停,引起资本市场躁动。

  2019年末至2020年初,对于亚玛顿来说可谓迎来了“好日子”。自从2019年11月下旬以来,亚玛顿不仅在业务上频传利好,在资本市场上也成了“香饽饽”。

  2019年11月29日,亚玛顿发布关于签订日常经营重大销售合同的公告。根据公告,11月28日,亚玛顿与隆基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签署关于光伏镀膜玻璃的销售合同。该合同销售量合计6028万平方米,总金额约15亿元(含税),占亚玛顿2018年度审计营业收入约98%,合同履行期从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。

  亚玛顿方面表示,上述合同的签订有利于≤2.0mm超薄物理钢化镀膜玻璃产品的市场推广,提升产品的品牌影响力及核心竞争力,同时将会对其未来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。当天,该公司股价一字涨停。

  此后,2019年12月18日~20日,亚玛顿又连续三天开启了涨停板。有分析认为,光伏市场需求回暖且双玻组件市场渗透率不断提升,2020年光伏玻璃市场供需仍会偏紧,整体市场向好。

  不仅如此,亚玛顿还与特斯拉擦出了“火花”。

  2020年1月6日,亚玛顿发布关于签订日常经营合同的公告称,近年公司已经成为特斯拉合作供应商,2019年开始逐步放量向其提供太阳能瓦片玻璃等,双方还签订了《保密协议》。亚玛顿方面表示,特斯拉作为国际知名企业,公司成为其合格供应商之一,有利于提升公司产品的影响力和核心竞争力,同时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。

  记者注意到,在资本市场上,投资者早已“躁动”,亚玛顿分别在2019年12月26日、2020年1月2日和1月6日出现涨停。

  1月9日,亚玛顿发布股票异常公告称,2019年度公司与特斯拉的交易金额占公司整体销售比重约7%,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影响较小。同时,目前公司为特斯拉公司太阳能屋顶项目供应商,并不涉及特斯拉上海工厂Model3、ModelY等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相关合作。但在1月9日,亚玛顿股票再次涨停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此期间,光伏异质结电池(HIT)概念飙升,包括亚玛顿在内的多家光伏企业股价纷纷涨停,再次引起了资本市场的躁动。

  1月8日,刘芹向记者表示,目前亚玛顿并没有相关HIT电池业务,也并没有针对HIT电池业务与相关企业进行合作。并且,亚玛顿会专注于光伏玻璃,电池业务暂时不会考虑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目前HIT电池技术产业化加速,仅少数企业涉足,目前整体行业仍处于观察阶段。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,二级资本市场太过浮躁,属于炒作。